推动日本中国主题图书供给侧改革的有益探索

孙志鹏 新星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总编辑助理   2018-10-08 10:02:22

2018年是《中日和平友好条约》缔结40周年。在两国外交转暖的形势下,为夯实民间友好基础,中国外文局新星出版社与日本岩波书店、日本大学出版部协会联合成立了中国主题图书出版联盟。该联盟是由新星出版社倡议发起的,旨在集合中日出版界中坚力量,打造联合、开放、包容的出版平台,鼓励以联合策划、版权合作等多种方式策划出版中国主题作品,并在日本出版发行。

为切实加强联盟运作的针对性,我们进行了两方面的调研:一是文献调研,对党的十八大以来日本出版中国主题图书情况进行梳理,借以深入了解市场现状、趋势和需求,为联盟加强和改进选题策划提供重要指导;二是项目调研,对日本 川和平财团在华联合多家出版社发起“阅读日本”书系项目运作情况进行调研,借以分析其得失,为联盟所鉴。在调研基础上,提出加强联盟对日外宣出版针对性、创新本土出版模式的措施,切实提高对日外宣出版专业化水平。

一、对日本出版中国主题图书的调研分析

日本每年出版中国主题图书的数量之多,难以具体统计,但其出版规模大致可通过一些技术手段侧面反映。仅以“中国”为关键词在亚马逊日本网站(Amazon.co.jp)检索,可得2018年已出版中国主题图书323种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2013年至2017年年均出版规模稳定在1100种左右(如表1 ①)。

但是出版规模并不足喜。有学者研究认为,日本中国主题图书虽多,但有两点特征值得注意:一是厚古薄今,中国古代文学、历史、思想类偏多;二是对现代中国的认识有片面性、猎奇性,反映阴暗面的书籍更有市场。②

进一步检视近五年来所出版的图书,更可发现日本中国主题图书出版的特点:(1)涵盖面广,覆盖了亚马逊日本所列的20多个门类;(2)紧追热点,今年4月时已有关于我国修宪的图书在售,可见其反应速度之快;(3)关注我国当前政治、经济、社会的图书常常成为话题之作,以“习近平”“中国共产党”为主题的出版物数以百计,关于户籍、放开二胎等社会热点话题的图书也得到较高关注。

二、对“阅读日本”书系项目的调研分析

中国主题图书出版联盟的策划发起,受到“阅读日本”书系项目的启发。“阅读日本”书系近十年的经验,足可为中国主题图书出版联盟的运作提供借鉴。该项目始于2009年,由 川和平财团会长 川阳平提议, 川日中友好基金出资,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牵头组织三联书店、北京大学出版社、南京大学出版社、世界知识出版社、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和新星出版社共同开展。在近十年的时间内,该项目翻译出版了100余种日本图书,内容涵盖日本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等各个领域,为中国读者了解当下日本的社会生活及文化提供了丰富的优质读物。

该项目在运作中有几个特点:(1)严格选目,成立了以中日学者为主体的选书委员会,因此所选图书多为学术图书,不乏艰深专业的大部头;(2)不拘形式,所有图书在开本、装帧、设计等方面未作统一要求,仅是封面上要求添加统一标识;(3)活动多元,包括文化互访、学者交流等,与 川日中友好基金支持的其他中日文化交流活动相呼应。

尽管持续时间已近十年且尚在继续,成果不可谓不丰硕,但我们仍可从中检讨“阅读日本”书系的不足。主要是出版机构单一,参与出版社几乎全是教育、学术类出版社;加之严苛的选目机制,重视专家学者意见而轻忽出版社意见,造成选题过于学术。不仅翻译出版难度大,而且在大众市场缺乏好的销售表现,各出版社因而也渐渐动力不足。此外,该项目重出版、轻营销,缺少统一、联动的营销策划,也令各社无从发挥。从调研了解的情况所知,目前日方财团投资意愿明显减弱,已开始大幅降低投入,如无重大调整,该项目的现有出版规模将难以维系。

三、关于联盟运作的思考与建议

通过上述调研,我们得出以下四点结论:

1.在日本图书市场,中国题材图书不仅数量大,而且覆盖了几乎所有品类。这可能是区别于欧美图书市场的一大重要特征。因此,加强和改进对日外宣出版,重点不在于单纯增加中国主题图书的绝对数量,而是重在改变其结构,提高知华友华图书的比例,是一次扩大“有效供给”的“供给侧改革”。

2.日本有大量关注中国、了解中国的研究者、创作者和读者。扩大“有效供给”,应考虑多种形式和渠道。既要输出我国图书内容、扩大我国作者和作品的在日影响,也要充分重视日本众多知华友华人士的作用,注重培养知华友华的作者、编辑、书评人和出版人,通过他们实现知华友华内容资源的可持续创作和传播。

3.联盟应该是开放的平台。联盟成立并步入正轨后,应吸纳更多的中日出版社加入其中,以策划出版更多品类的图书。联盟可以有专业化的领域和出版方向,但不能拘泥于小众或学术出版,应着眼大众出版市场,以期获得更为广泛的外宣影响。

4.在图书出版之外,联盟应以培养日本知华友华力量为长远目标,策划更多文化交流、教育培训的项目和活动,久久为功,成为中日民间交流的重要平台。

综合上述调研,我们认为,加强和改进我对日外宣出版,推动日本图书市场中国主题图书的供给侧改革,十分必要;由新星出版社发起,联合若干日本出版社成立中国主题图书出版联盟,是一次可行的项目创新和有益探索。

多年来,因译介出版日本文学文化作品,新星出版社与日本出版界建立了较多的业务联系,且以促进两国文化交流的良好形象为日本出版界、文化界所知。同时,新星出版社也培养建立了一支了解日本的编辑、翻译队伍。因此,新星社此次发起联盟,希望在日本推动中国主题图书出版,得到了岩波书店、东京大学出版会等多家出版机构的积极响应。还有些出版机构虽然因各种原因最终放弃以创始成员加入,但其中多有高管、编辑和版权人员表示赞赏和支持,并表达了待联盟步入正轨后再推动加入的意愿。

为推动联盟顺利运营,尽快推出成果,联盟将重点做好以下三方面工作:

第一,确定适应市场的出版方向。将根据联盟各成员方的选题积累,结合日本市场的需求,确定合适的出版方向。应兼顾古今,平衡好文艺文学与政治经济社会的选题比例,协调好扩大“有效供给”和市场销售的关系。特别是在联盟起步阶段,策划确定2018—2019年重点选题,通过重点产品打开市场。

第二,调整完善联盟结构,打造开放平台。目前,联盟中日方出版社以学术、教育出版社为主。这固然保证了联盟的品质,但为了进一步扩大联盟的社会影响力,也应该适时吸纳大众出版社加入联盟。联盟正式运营后,应通过各种形式开展营销推广,甄选和吸收有较大影响力的大众出版社加入。此外,为切实推动中国主题作品在日本落地,联盟应以开放姿态对接国内出版界,欢迎优质作品通过联盟平台走进日本市场。

第三,培养知华友华力量。要实现联盟的长久运作,需要建立一支懂市场、懂外文的专业队伍,也要在日本培养更多知华友华的作者、学者、编辑、翻译、书评人、出版人等。为此,联盟除了图书合作,也可策划中日互访交流、交换培训的项目。通过这样的基础性建设,为联盟的长期运作奠定良好基础。

「注释」

①数据采集于2018年4月8日。以上数据均剔除了Kindle电子书。

②须军、许慈惠:《从日本涉华出版物看中国文化走出去》,《外语教学理论与实践》2015年第3期。

责编:吴奇志

上一篇回2018年9月第9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推动日本中国主题图书供给侧改革的有益探索